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江红博客

造船 检验 软件 社会 卫生保健

 
 
 

日志

 
 

最好的死亡处方  

2016-12-06 18:04:30|  分类: 养老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好的死亡处方
引自:http://mt.sohu.com/20161203/n474841132.shtml 

巴金:长寿对我是一种惩罚。

  著名作家巴金最后的6年时光,都是在医院度过的。这6年里,他以院为家,整天躺在床上,过上了有口难言的日子,默默承受着“语不能言”的悲哀。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为巴金)

  因为气管切开和帕金森氏病的折磨,他不能自己进食而靠鼻饲。为了吸痰,插管长期插在鼻子里,嘴合不拢,下巴脱了臼。后来还做了气管切开,用呼吸机呼吸使呼吸道畅通。

  巴金想放弃这种生不如死的治疗。可是他没有了选择的权利。周围的人对他说,每一个爱他的人都希望他活,巴金不得不强打精神表示再痛苦也要配合治疗。但巨大的痛苦使巴金多次提到安乐死,被拒绝后他还向家人发过火,说不尊重他。

  巴金还不止一次地说:“我是为你们而活。”“长寿是对我的折磨。

  朱正纲:医生们,肿瘤患者们,请不要开刀,开一个死一个

  “不要再开刀了,开一个,死一个。”2015年起,原上海瑞金医院院长、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朱正纲,开始去“拦刀”,他在不同的学术场合跟医生们说,不要轻易给晚期胃癌患者开刀。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按现在的普遍认识,手术切除是这类患者的最后希望。“先把大山(肿瘤主体)搬掉,再用化疗、放疗等把周围的小土块清理掉一样”。到今天,这种治疗观念已深植于全国大小医院,晚期病人跑到医院里,来一个,就开(刀)一个。

  可怖的是,就跟踪一年看,晚期病人开刀后没多久就复发了,生存期很短。因为晚期肿瘤扩散广,转移灶往往开不干净,结果在手术打击之下,肿瘤自带的免疫系统受到刺激,导致它们启动更强烈的反扑。

  近两年国外在肿瘤治疗方面,已经提出的“转化治疗”新概念,就是先“转化”肿瘤,把大肿瘤转成小肿瘤,把晚期肿瘤转化到中期、甚至早期,然后再开刀,达到手术切除甚至根治的结果。现在已经有转化治疗后,患者生存期都达到一年以上,生活质量也都不错的案例了

  现在朱正纲现在更愿意称自己是“肿瘤医生”,外科医生更关注开刀漂不漂亮,拿不拿得下,肿瘤医生则更关注患者到底能活多久,活得好不好,这有本质区别。

  “我不知道我能拦下多少刀。”朱正纲神色凝重地说。

  罗点点:把死亡的权利还给本人,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

  罗点点是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60多岁的她曾做过12年医生,见识太多死亡。有一次,她与几个医生朋友聚会,谈论起死亡:“我们不希望在ICU病房,赤条条的,插满管子,像台吞币机器一样,每天吞下几千元,最‘工业化’的死去。”

  几个朋友开玩笑,要不要弄一个俱乐部,叫“不插管俱乐部”,临终时绝不过度抢救,让身体自然死去。最后,十几个爱说笑的人在一间简陋的老人公寓,嘻嘻哈哈地宣告俱乐部成立了。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为罗点点)

  直到有一天,罗点点无意在网上看到一份名为“五个愿望”的英文文件。

  “我要或不要什么医疗服务。”

  “我希望使用或不使用支持生命医疗系统。”

  “我希望别人怎么对待我。”

  “我想让我的家人朋友知道什么。”

  “我希望让谁帮助我。”

  这是一份美国有400万人正在使用的叫做“生前预嘱”的法律文件。它允许人们在健康清醒的时刻,通过简单易懂的问答方式,自主决定自己临终时的所有事务,诸如要不要心脏复苏、插气管等等。

  罗点点开始意识到:把死亡的权利还给本人,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她说:“我在想会不会有一个好的办法,让我们在生命最后的这一段时间,不要那么痛苦,不要那么惊慌失措,不要受那么多的罪。

  罗点点更希望人们用一种温和的方式去面对死亡——尊严死。“所谓尊严死,就是指在治疗无望的情况下,放弃人工维持生命的手段,让患者自然有尊严地离开人世,最大限度地减轻病人的痛苦。

  2006年,罗点点试图借助网络舆论的传播,推广“生前遗嘱”和“尊严死”。她期望人们在还清醒时就写下预嘱,万一将来到了生命末期、没有恢复期望时,撤出维持生命的医疗措施,使自己自然地、有尊严地死亡。她给网站取名为“选择与尊严”。

  开国元帅陈毅的儿子陈小鲁也加入这个团队。他回忆,父亲病重到了最后时间,已经基本没有知觉了,气管切开没法说话,全身都是插的管子,就是靠呼吸机输液强心针来维持。“只是在维持生命,他本人很痛苦,我们也很痛苦。”

  “我当时就问了一句,能不能不抢救了?但医生问,你说了算吗?你们敢吗?”陈小鲁无言,这成了他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医生选择如何离开人间?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但那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方式

  2011年的11月23日,一篇名为《医生选择如何离开人间?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但那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方式》的文章,在美国社会和医学界引起了轰动和辩论。作者是一名医生,叫肯·穆尤睿(Ken Murray)。

  文章很简单,肯·穆尤睿回忆说,就在几年前,一位名叫查理的非常有名望的骨科医生发现得了胰腺癌。给查理做手术的医生是个高手,不但医术精湛,还发明过一种特别的治疗方法,可以把胰腺癌患者的5年内存活率,从5%增加到15%,即:提高3倍!当然,其生活品质会在医疗过程中大受伤害,用咱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遭罪是免不了的。

  然而,查理却拒绝了这位名医的治疗方案。第二天回到家,他关掉了自己的诊所,从此再也没有去过医院查理把时间全用在了和家人一起享受人生的最后时光上,尽可能地找到最惬意的感觉和状态。

  他完全没有做化疗和放疗,也没有再做任何手术。几个月以后,查理在自己的家里病逝,亲人们都陪伴在他的身旁。在生命的数量和质量之间,查理选择了质量。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查理的选择揭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虽然为尽天职,医生们不遗余力地挽救病人的生命,可是当医生自己身患绝症时,他们选择的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为自己使用最昂贵的药和最先进的治疗手段。

  恰恰相反,他们作为一个特定的群体,却选择了最少的治疗!原因正是医生们的专业训练,让他们深深明白药物和手术的局限性,以及它们给患者带来的生活品质的摧残和巨大的痛苦。他们在人生的最后关头,集体选择了生活品质!

  很多美国医生重病后会在脖上挂一个“不要抢救”的小牌,以提示自己在奄奄一息时不要被抢救,有的医生甚至把这句话纹在了身上。“这样‘被活着’,除了痛苦,毫无意义。

  然而颇具戏剧性的是,我们常常选择了痛苦而昂贵的抢救,徒劳地试图延续亲人将逝的生命;而掌握了最丰富医学知识和技术手段的美国医生们,却为自己选择了最好的临终方式:呆在家里,用最少的药物和治疗来改善生活品质,而不是延长生命!

  真是太震撼了!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当面对不可逆转、药石无效的绝症时,英国医生一般建议和采取的是缓和治疗。

  经济学人发布的《2015年度死亡质量指数》指出:英国位居全球第一,中国大陆排名第71。

  什么是死亡质量?就是指病患的最后生活质量。英国为什么会这么高呢?是因为当面对不可逆转、药石无效的绝症时,英国医生一般建议和采取的是缓和治疗。

  上世纪70年代,缓和医学在英国成为一门医学专科。英国建立了不少缓和医疗机构或病房,当患者所罹患的疾病已经无法治愈时,缓和医疗的人性化照顾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基本人权。

  世卫组织提出的“缓和医疗”原则有三:

  重视生命并承认死亡是一种正常过程;

  既不加速,也不延后死亡;

  提供解除临终痛苦和不适的办法。

  缓和医疗既不让末期病人等死,不建议他们在追求“治愈”和“好转”的虚假希望中苦苦挣扎,更不容许他们假“安乐”之名自杀,而是要在最小伤害和最大尊重的前提下让他们的最后时日尽量舒适、宁静和有尊严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刘端祺:死亡就像一面镜子

  中国的死亡质量为什么这么低呢?在最后的日子里,病人常常得被动地接受这样的“待遇”:

  一是过度治疗。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仍在接受创伤性的治疗。

  另一个极端是治疗不足,也就是说,病人受到的痛苦和不适直到死亡也没有得到充分的解脱。

  尤其是前者,最让人遭罪。

  北京军区总医院原肿瘤科主任刘端祺,从医40年至少经手了2000例死亡病例。

  在那些癌症病人最后的时刻,刘端祺听到了各种抱怨。有病人对他说:“我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现在我才琢磨过味,原来这说明书上的有效率不是治愈率。为治病卖了房,现在我还是住原来的房子,可房主不是我了,每月都给人家交房租,我死的心都有。”

  刘端祺记得有一位病人在博客里写道:“虽然医生天天加班,手机一刻也不敢关机,是很累,但你们不能理解我们生命被延长后的苦衷。能不能放下你们冰冷的刀剪,放弃你们职业性的套话,人性化一点,释放一点亲切和温馨,问问我们真正需要什么?比如,过问一下我的痛和苦、我的妻和母、我的生和死……”

  对那种“生命不息,化疗不止”的观点,刘端祺一直持反对态度。刘端祺说,整个医院,他最不愿意去的就是ICU病房,尽管那里展示着最先进的设备。在那里,他分不清“那是人,还是实验动物”

  有时候,刘端祺会直接对一些癌症晚期的病人说:“买张船票去全球旅行吧。”结果病人家属投诉他。没多久,病人卖了房来住院了。又没多久,这张病床就换上了新床单,人离世了。

  90岁老人患癌拒治疗,她只说了一句话

  这位老人叫诺玛(Norma),已经90岁高龄,她生活在美国密歇根州。距她老伴患癌症去世仅仅2周,医生就告诉她,她的子宫内长了颗恶性肿瘤。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左为诺玛,她正在坐热气球。)

  然而,当医生询问她要以开刀、放射性治疗或是化疗来切除肿瘤时,诺玛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我都90岁了,我想来趟精彩的旅行!

  医生感到非常震惊,告诉她放弃治疗的后果,诺玛表示统统知道,也接受。她经历过老伴儿治疗时的痛苦,不想重蹈覆辙,所以坚持自己的想法。

  最终,诺玛的想法获得了医生的支持。家人本来也反对,但最后他们也妥协理解了,开着露营车、开始一连串为期6个月的旅行!她还在微博上开了粉丝专页,一边玩乐一边和大家分享旅途的点点滴滴!

  这趟旅行不只带给诺玛无数快乐回忆,也让她对生命有了不一样的体悟。她透露远离病痛的秘诀,就是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精彩故事和幸福时光。

  “每一天都要认真的过生活,就这样了。”诺玛说。

  一家四口全部患癌,但是他们选择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70多岁的杜雪琪退休之前是北京一家医院的行政人员。可能正是因为在医院工作,经历了太多的死亡场面,看到许多生前很有钱或者很有成就的人,甭管男女,去世时都是光着身子,插着尿管,身上只盖一条白被单,没有一点尊严。每次看到杜雪琪都会想,谁都会有这么一天。退休后,自己一定要带家人把没去过的地方都走遍,别让人生留下遗憾。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为杜雪琪和母亲。)

  然而,杜雪琪带着家人去旅行的梦想还没有实施,相濡以沫的丈夫就匆匆离世,死于肝肺癌晚期,年仅55岁。

  爱人去世3年后的1996年,杜雪琪的母亲被确诊为直肠癌。手术后伤口好久不愈合,每天晚上都要用中药泡伤口,泡完都是半盆血汤。“母亲被疾病折磨得很痛苦,女儿却不能替代她,所以其他方面我尽量满足她,让她幸福指数高一点。”杜雪琪说。

  爱人突然去世,父母身患重病,让杜雪琪坚定了带父母出境旅行的念头。1998年,她带父母去了香港和泰国,第二年,去了一趟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路上,大家玩得很高兴。

  旅行回来后不久,老父亲就得了老年痴呆症,后来还被查出膀胱癌和喉癌,不停地住院做手术。到2005年临去世前两个月,父亲突然清醒了,对女儿说:“孩儿啊,多亏了你,咱们那时候出国玩儿多好啊!孩儿啊,等我好了,咱们再去美国。

  2005年冬天,父亲刚去世后不久,母亲说想去日本。杜雪琪说:“走。”从此,她们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母女背包客”行程。2006年,母女二人行走欧洲三国,2007年去俄罗斯……2013年,两位年龄相加150多岁的母女还远赴南非看了野生动物。

  2008年,82岁的母亲说想去朝鲜,不想,出发之前母亲竟被诊断出胃癌,医生要求立刻手术。癌症对于这个家庭已经是“老朋友”,赶不走,就必须适应和这个“老朋友”在一起的生活。

  杜雪琪担心母亲,但她更忘不了父亲临终前的遗憾,她征求母亲的意见后对医生说:“我们报了旅游团,让我们先去玩吧。”医生先是很惊诧,但是听完母女二人的故事后,同意了杜雪琪的请求。

最好的死亡处方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为杜雪琪和母亲在旅行路上)

  死亡是个宏大的话题,没人有过经验,也没有人能毫无畏惧地走向死亡。我们最终要关注的都是生存的质量和死亡的尊严,以及如何更好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如果继续使用有创措施,生命也许可以延长几年,但大部分时间里是不省人事的,只能躺在床上,毫无生活质量可言。

  建议大家,尤其是中老年朋友在健康的时候,就要与家人就这些问题详谈,交待清楚自己的想法和选择。我们既不能讳疾而忌医,同时也不要讳死而忌谈。

  这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希望大家能发给更多的朋友看到。不要给亲人或者自己带来更多不必要的痛苦,从而留下终生的遗憾!

  来源:新老人(ID:xinlaoren)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