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江红博客

造船 检验 软件 社会 卫生保健

 
 
 

日志

 
 

秦伯益: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2016-01-11 12:04:22|  分类: 教育与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伯益: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引自:http://news.sina.com.cn/zl/zatan/2015-12-27/10465191.shtml  
秦伯益: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秦伯益院士在“诺贝尔奖与文化软实力”论坛上演讲

  文/秦伯益

半个世纪以来我的一个疑问

  为什么上个世纪60年代以前的新药都能说得清楚是谁发明的,而上个世纪60年代以后出现的新药都很难说清楚是谁发明的了?

  这个问题是我经过认真地梳理和总结后发现的,困扰了我很长时间。今天我们来尝试探讨一下,这究竟是为什么?

秦伯益: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1 新药与发明人 来源:秦伯益演讲PPT

  上图中的内容,不是我为今天的演讲去临时查询的,而是在我的脑子里存在了很长时间。上世纪60年代以前的新药,比如新凡那明是德国科学家埃里克·霍夫曼Erich Hoffmann发明的,消毒素是法国微生物学家、化学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发明的,磺胺药是德国病理学家与细菌学家格哈德·多马克(Gerhard Johannes Paul Domagk)发明的,青霉素是英国细菌学家、生物化学家、微生物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 Alexander  Fleming )和英国病理学家弗洛里(Howard Walter Florey)发明的,麻黄素是中国科学家陈克恢发明的,而链霉素是原籍乌克兰的美国生物化学家、土壤微生物学家赛尔曼·瓦克斯曼(Selman A. Waksman)从链霉菌中析离得到,是继青霉素后第二个生产并用于临床的抗生素。

  我们在大学课本上都能看到这些人的名字,很明确是这些药物的发明者。

  可是,上世纪60年代以后的新药,就说不出是谁发明的了。那时至今50多年,全世界发明的新药不少,而且有些药物开启了疾病治疗史上的新篇章,比如抗精神障碍药之前是从来没有的,从最早的氯丙嗪发展到奋乃静、氟西汀,一直到今天普遍使用的安定,我们都很难确切说出是由谁发明的。

  与此类似,抗高血压药、抗菌素、抗毒药等等也有同样的情况,虽然它们总归是由人来发明的,但很难在科学史上找到确切的答案,告诉我们这些药物的发明者。

  青蒿素是半个世纪内唯一获得诺贝尔奖的人用新药

  那么再来看看因为发明新药而获得诺贝尔奖的情况,做这个统计我花了一些苦功夫。

秦伯益: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2 上世纪60年代之前获得诺奖的新药 来源:秦伯益演讲PPT

  从1901年到2015年的115年间,诺贝尔奖总共有11项颁给了发明新药的科学家,有一些新药是多位科学家共同发明的。

秦伯益: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 东江红 - 东江红博客
 图3 上世纪60年代之后获得诺奖的新药 来源:秦伯益演讲PPT

  1927年,奥地利科学家Julius Wagner-Jauregg因发明抗疟药奎宁获得诺奖,这也是第一次因为药物发明而被授予诺奖。在此之前,有关疟疾的研究已经两次摘得诺奖,一次是因为发现疟原虫,另一次是因为发现疟原虫的作用机理。

  我们看到,在因为新药发明而获得的诺奖中,1966年之前得奖的占了一大半,即便是1988年获奖的美国科学家Black和Hitchings,他们发明新药的工作也都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完成的。

  还有,2015年与屠呦呦一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美国科学家坎贝尔、日本科学家大村智,他们两位发现的阿维菌素是为了防治两种丝虫病,这种药并非人类服用,而是通过杀灭环境中丝虫的方式达到防治目的。通过以上两个方面的分析,我们发现,因为诺贝尔奖必须授予具体的个人,可是又因为60年代以后的新药很难说出确切发明人,所以1966年之后因为发明新药而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人数明显减少。

  1988年之后,过了27年,诺贝尔领奖台上才出现了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为发现青蒿素而获此至高荣誉。再与2015年的另外两位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对比,你会发现屠呦呦取得了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因为青蒿素是上世纪60年代以后完成的、半个世纪内唯一获得诺贝尔奖的人用新药。


为什么新药获得的诺奖越来越少?

  接下来要问,为什么会这样?半个世纪以来,科技在进步、新药发现也在不断进步,可是为什么新药获得的诺奖却越来越少?

  我们知道,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1962年公布《药品法修正案》,规范了新药审批要求,规定新药必须做到有效、安全、可控。

  新药要达到这一标准并不简单,这对药物研发的化学和工艺、药理和毒理、临床和上市后的监督都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

  屠呦呦的工作,是在青蒿植物中找到了有效抗疟单体,命名为青蒿素。而在屠呦呦发现青蒿素之后,与药理毒理分析、临床试验等相关的一系列工作,并不是屠呦呦能够一个人完成的。事实上,今天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完成有关新药研发的全套工作,都需要大协作。

  屠呦呦发现有抗疟作用的单体,是青蒿素药物研发的启动,是独特而领先的,没有她的这项工作,后来有关青蒿素结构测定、药理毒理、临床试验、生产工艺和青蒿素衍生物等工作就不可能开展。同样,如果没有后来各专业的协作,青蒿素就只是一个化合物,而不是新药。

  所以看过有关青蒿素发现历史的大量材料之后,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屠呦呦是很幸运的。

  屠呦呦的幸运来自多个方面,第一是中医古籍的启示,1700多年以来,凡是中医古籍中谈到抗疟疾的,基本没有丢掉过青蒿;第二是从中央领导到每个基层人员的支持,当时正处于“文革”之中,很多科研人员都被打倒了,可谓“百花凋零、一枝独秀”;第三是“523”任务组强有力的领导和多学科庞大队伍的支撑第四,屠呦呦所在单位中医研究院当时拥有的地位,他们的领导者有足够的智慧和谋略,将中药筛选工作交给了中医研究院,而不是把针灸、化学合成等工作给他们,否则难度会大很多,智慧还体现在任务分工、药物命名、贡献者排序、奖项申报等多个方面;最后,当然还离不开屠呦呦本人的细致和执着等,以及屠呦呦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所作的贡献,正好符合诺贝尔奖的评审标准。


最深刻的悲剧,往往就发生在好人之间

  屠呦呦的获奖是幸运的,但更应关注的,是青蒿素获奖后给我们带来哪些思考?

  第一是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应该考虑的问题。诺贝尔奖始评于1901年,当时是小科学时代,那么小科学时代科学研究的规律和评审规则,是否能够适应今天大科学时代的科研现实?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请大家一起思考。

  我也看到,上世纪60年代以来得诺奖的研究工作越来越深、越来越专,固然诺贝尔奖只奖励原创工作,但这些工作对人类健康或社会进步带来哪些好处,有时并不清楚。

  暂且不论诺奖本身的问题,更应该思考的重点,是我们国家的科技组织工作究竟从青蒿素获奖中得到了哪些启示。

  比如,青蒿素的成功是特例还是常态?青蒿素的大协作,究竟是可复制的还是不可复制的,抑或是有时可以复制的?

  另外,青蒿素的成功是否意味着中国的“诺贝尔奖情结”已经解除?一般来说,一个好的国家,建国50年内总会有本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可是我们没有,于是盼啊盼,而且总盼总没有,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盼出了“诺贝尔奖情结”。今天,我们终于实现了中国本土科学家荣获诺奖“零的突破”,可这是“昙花一现”,还是意味着中国科学将“渐入佳境”,进而未来我们国家能成为“诺奖大国”?

  如果我们不希望今年的获奖是“昙花一现”,那么就要深思中国的科研政策到底要如何改革,才能既符合国情又能融入世界规则?

  回答好这个问题是何其之难啊!以我国的教育改革为例,我们总在说不要走老路、邪路,我们主观上总想走正路,但实际上时不时都在走弯路。

  以教育为例,教育改革30年,出台的教育产业化、应试教育、大学扩招、高校合并、学校升级,这五项措施没有一项符合教育规律。

  教育的目的从古至今其实没有变化,就是教书育人,传授知识和技能的同时,教会大家做人做事做学问的道理。现代教育有一个很大的进步,就是应该按照人的自然生理、心理、心智发育成长的过程,给予他适当的教育支持。人生下来对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

学前阶段要鼓励孩子的探究欲和好奇心

小学阶段,他的社会生活范围扩大了,那么就应该培养其爱心和公德

中学阶段,应该培养他们的理性和诚信;到了

大学的时候,最应该注重培养智慧和人格


       我们过去常引用弗朗西斯·培根所说的知识就是力量他完整的表达是说知识能够引起思维产生智慧进行实践付诸行动产生力量也就是说,知识到力量之间有很多传递和放大的环节。如果只说知识就是力量,那就会没完没了地灌输知识。

  其实,从教育管理者到学校校长师生再到家长学生,没有一个人不想把教育搞好,大家都是好人。可是这些好人因为价值观不同、思维不同、社会影响不同,最终造成了教育的悲剧。

  最深刻的悲剧,往往就发生在好人之间,大家都想把事情搞好,但最终没有搞好。我们现在仍面临着很多这样的悲剧,那么科研政策的改革将如何走出这悲剧怪圈呢?

  (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